立即注册 登录
彼岸网 返回首页

TING的个人空间 http://www.bian-wang.com/discuz/?1067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岳东晓起诉iman庭审记录

热度 8已有 2506 次阅读2015-6-8 07:14 PM |系统分类:法律制度| 记录

地点:加州BC法院

原告:岳讼棍,乳名傻岳,曾用名岳东西,岳菊花,岳东晓。

被告:iman

美利坚第一乏驴孤瘟岳东晓起诉iMAN诽谤案正式开庭,庭审记录:

法官:原告姓字名谁?

岳东晓:瘩颗忑岳东晓。

法官:你姓瘩颗忑?

岳东晓:我是屁爱娶地,你必须尊重我。

法官:不跟弱智计较。大壳头岳,你告谁?何罪?

岳东晓:iman诽谤我。

法官:iman在吗?

iman:在。

法官:你诽谤大壳头岳了吗?

iman:没有

法官:大壳头岳,他如何诽谤你的?

岳东晓:他骂我白痴弱智,白痴讼棍,白痴笑料,无赖白痴,弱智无赖,丧心病狂,造谣污蔑,神经病人。

法官:iman,你说过吗?

iman:说过

岳东晓:法官我有证据

法官:他都承认,你的证据无用

岳东晓:我废寝忘食收集的,你竟说没用。你这法官水平不够。抗议!

法官:抗议无效。iman,你既然承认,他告你诽谤,你认罪吗?

iman:不认。我没有诽谤,偶说的是事实。

法官:说来听听。

iman : 这是我的书面证明,以备案。《白痴笑料岳东晓》。

法官:我没时间看。你一条条解释,你说大壳头岳白痴弱智,可有证据?

iman:有!他是物理屁爱娶地,几次跟我辩论初中物理,被我批的体无完肤,年过半百了,连楼梯都不懂怎么上了,是为弱智。年老忘了如何上楼梯我老人家可怜他也罢,他走路也不会走了,说走路必须是双脚着地,是为白痴。

法官:你说大壳头岳白痴讼棍,可有证据?

iman:有!他稍有不满,便威胁起诉网民,此为讼棍。几次威胁起诉本人,却只见雷声不见雨点。连起诉的基本事实都不懂,是为白痴。所以我说他,“白痴岳讼棍,假的就是假的,伪装的就会被剥去,白痴妄人就会被嘲笑,白痴讼棍就会被打击!”

法官:你说大壳头岳白痴笑料,可有证据?

iman:我不记得。

岳东晓:他说”三年前他是粉丝眼中的牛人学者,现在成了iMan刀下的白痴笑料。天翻地覆慨而慷啊!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

法官:iman,你说这话有根据吗?”现在成了iMan刀下的白痴笑料“不用你证明了,“三年前他是粉丝眼中的牛人学者”,你需找出证据,否则这条诽谤可能成活。

法官:你说大壳头岳无赖白痴,可有证据?

iman:在反驳岳书橱在游泳池散热问题上自作聪明胡说八道的过程中,我在论坛讨论中贴了一个设备在大气中散热的经验公式。并说,这是全世界工程师天天在用的计算设备热量流失的gold standard。他视而不见,他说,iMan这是抄袭!这是不诚实,这是人品有问题。因为iMan没有注明出处。真乃神经病人思路宽,无赖白痴道德高。

法官: iman,你为何每句里面都有白痴?

iman:法官大人,他太白痴,每次跟我辩论都白痴,我有什么办法。我已经足够节约。

岳东晓:法官,我有医院证明不是白痴。

法官:你去医院开证明了?

岳东晓:开了。证明在此,医院诊断说的清楚,“岳东晓无任何白痴症状”。

法官:很好,拿来,这是确凿证据。

法官:后面还有一句嘛,此东西不具人的基本特征,无法诊断。

岳东晓:那不重要,我不是白痴,他就是诽谤,法律条文在此。

法官:有一定道理。iman,你说大壳头岳弱智无赖,可有证据?

iman:我不记得。

岳东晓:他说,”他把这些所谓铁证制备成一览表,辩论不过人时,就把这些弱智无赖的可笑诬陷当历史旧账贴出来当炮弹。一年要重复几十次这种丧心病狂的举动。我确实没有行医执照,也知道无证行医违法,但面对这么明显的症状,我必须说:这人病得不轻!信不信由你。“

法官:大壳头岳,你制备成一览表了吗?

岳东晓:制了。

法官:这是事实嘛。下一个,iman,你说大壳头岳丧心病狂,可有证据?

iman:我也不记得。

岳东晓:在刚才的引证里面。

法官:大壳头岳,你一年张贴多少遍?

岳东晓:大致就十几次。

法官:这属轻度丧心病狂。

法官:iman,你说大壳头岳神经病人,可有证据?

iman:他经常在真猪湾自作聪明胡说八道攻击别人,是神经病人特征,建议请医生诊断。

法官:大壳头岳,你有医院证明吗?

岳东晓:没有。

法官:辩论取证结束。休庭。半小时后宣判结果。

(半小时后)

法官:经讨论,宣判如下:该案事实清楚,大壳头岳经诊断不具备人的基本特征,本庭无管辖权。建议大壳头选择对口法院申诉,钦此。
1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9 个评论)

回复 speaker 2015-9-19 11:07 PM
据可靠消息,有自愿人士将独家揭露岳东晓,方枪枪及其他珍珠湾装逼犯,最后会揭露隐藏在这些ID后面他(她)们的真面目。还有自愿的律师会免费代理所有被珍珠湾这些人诽谤的网友提起集体诉讼,到时只需你们签字即可。现在已经在收集这些人的诽谤言论,这些诽谤证据的收集不限于珍珠湾,他(她)们在任何网站的言论都在收集之中,包括他(她)们在各地的马甲。希望网友提供线索。
这些揭露将费时费力,这些自愿人士誓言不会放弃,也许会是长期的。但会随时发布所发掘的结果。对岳和方的其人其事只是开始,以后还会有之二之三,将会不断进行下去。
回复 东晓鼠太郎 2015-9-19 03:01 AM
岳东晓其人其事

真猪湾岳东晓AKA岳白痴AKA岳弱智AKA岳无赖AKA岳东西AKA岳老鼠AKA岳真猪,在美国读完物理博士,由于成绩太差,品行不端,猥琐形秽无法找到工作,没办法又去修了个计算机硕士,因美国IT行业实在太缺人,他侥幸找了个编码员的工作。

有了工作不好好干,却想歪门邪道。无赖到控告一家公司侵权他一个没人用了的程序,结果被人反诉,差点倾家荡产,幸亏领馆和许多华人好心帮忙,那家公司可怜他的孩子无家可归,才最后和解给他些钱,饶了这个人渣,打发了这个无赖。

适逢贺梅案,他看到出名的机会到了,于是上窜下跳,用民族主义忽悠华人。他一无律师执照,二对法律一窍不通。贺梅案当事人无钱雇律师,于是有律师做公益免费给打官司,做了大量工作,为案子最后胜利奠定了法律基础。岳在这个过程里从律师那里学到了不少法律的知识,律师要生活,不可能免费耗下去,当律师撤出时岳家只能自己打了,但有律师留下的资料,岳东晓看到有机可乘,便自告奋勇帮贺家查资料,假意帮助贺家,实则为自己卑鄙的出人头地目的做准备。骗取贺家信任后,知道了贺家不可告人的秘密,于是要挟贺家必须听他的,于是一场民族大义的骗局开始了,把贺家想留在美国的真正目的演变成岳东晓的民族大义之战。结果就是贺家赢了官司,全家回国。

岳东晓帮助老乡自己出风头的热情和勤奋是毫无疑问的。但是法律上的作用是什么呢?这才是问题的关键。岳东晓在此案到底起了什么作用呢?事实是免费律师离开后,贺必须自己辩护,岳东晓无权替他辩护,也没替贺出过庭,仅仅起个资料员的工作,这就是岳东晓起到的所有法律作用,其他都是他自己胡吹,忽悠而已。岳无赖你能找出庭审记录里有你为贺辩护的记录吗?维基上的贺梅案介绍,提到了包括两个义务律师在内的许多对此案有贡献的人和团体,但无一字提及岳东晓。贺梅案已经结案八年了,岳东晓若现在去更新维基,把自己的名字硬塞进去就太迟了哦。这就是铁板钉钉的事实,你怎么吹都没用。

岳东晓还不放过贺家,他自己在美国不回去报效祖国,却叫别人大义凛然。贺家回国,对贺家是个悲愤的事,岳东晓却把它当作自己出名的机会,死乞白赖的要跟贺家回国。他为什么要跟回国呢?出风头嘛。他警告贺家所有问题都由他来答,贺家由于把柄抓在他手上无奈同意了。可是回国后记者不买账,尽管拍照他癞皮狗似的拼命往贺家中间站,记者就是不理他,他自己闹了个没趣。过后有人问贺的老婆有没有遗憾和后悔,他老婆说最后悔的是让岳参合进来。就是她离婚后,她说不恨贺绍强,最恨的是岳东晓,这个人渣把她的家和所有美好的理想都给毁了。

这就是岳东晓这个人渣吹嘘的贺梅案他起的作用

岳东晓缺乏最基本的教养和修养,完全是一个正义真理化身的模样。此人不仅观点极端,更是盛气凌人,动辄搬出他是北大毕业,是物理博士,所以只有他是正确。在这个装逼的口中,似乎只有北大才是真理,博士才是正确,任何和他观点相悖的人都是白痴,蠢货。

他一面将自己打扮成正人君子,一面利用各种方式“人肉”等各种方式暴露和公布与他有冲突的网友的个人住址,工作,学历等隐私。这种丧失道德的做法证明了此人的卑鄙和下流。
回复 lawandorder 2015-7-25 10:49 PM
mgzww999: 好,我就把它当作作业,通过谷狗研究一下。对匿名者的起诉听起来有点象对酱豆的起诉。

老鼠很令人恶心,懂点法律知识的酱豆更让人恶心。可笑的是,把自己法律知 ...
很抱歉上次没有注意到你的这个 “另外一个问题,” 这是你对这个概念的高度理解和运用 。 按照你所描述的这些事实 (也许有争议),尤其在茫茫的匿名世界用实名,我个人的看法是可以辩论他满足”“有限性公共人物“ (limited public figure) 的定义,从而增加他证明别人诽谤言论的难度。
回复 lawandorder 2015-7-18 01:07 PM
mgzww999: 好,我就把它当作作业,通过谷狗研究一下。对匿名者的起诉听起来有点象对酱豆的起诉。

老鼠很令人恶心,懂点法律知识的酱豆更让人恶心。可笑的是,把自己法律知 ...
[在另外一个地方看到他到另外一个论坛去调查一个他认为是他起诉的人的资料,请问,另外一个网站有责任向他提供资料吗?即使是法庭讯问,在很多情况下,网站似乎也有权拒绝吧?总不能老鼠自己向法庭提了诉状,然后老鼠就成了法庭,别人就必须配合老鼠的行为吧?从另外一方面看,如果那个网站真的向老鼠提供了网友的私密信息,那个网站是否侵犯了网友的隐私呢?]

这几个问题在看到这个传票和对这个传票的法律执行性的分析判断之前难以回答,尤其是这个传票是在告iman 的诉讼中发出还是单独立案(特别取证程序), 然后通过法院法院批准的泄露网站用户的保密信息。笼统讲 (in general), 如果是后者,那么网站就必须执行。如果是前者,再如果网站收到特别程序法院文件并抗议,抗议不成功就必须执行。如果是前者,再如果传票是通过法官特别批准(索取人动议),那么索取人就必须把动议送达给网站,网站反驳,反驳不成功之后也就必须执行传票。

其他情形下发出的传票无法笼统判断是否应该执行,一个收到取证传票的人/单位有很多法律辩护来争议或驳回传票。

网站对用户的保密主要有ECPA法律。如果传票是要索取iman 有这个网站支持的电邮内容甚至私信(有争议), 那么按照ECPA网站必须拒绝执行传票,否则将有可能视为违反ECPA。
回复 lawandorder 2015-7-18 12:49 PM
mgzww999: 好,我就把它当作作业,通过谷狗研究一下。对匿名者的起诉听起来有点象对酱豆的起诉。

老鼠很令人恶心,懂点法律知识的酱豆更让人恶心。可笑的是,把自己法律知 ...
为老弟重新发表 《网上匿名言论和匿名言论者的法律保护》
http://www.bian-wang.com/discuz/home.php?mod=space&uid=10006&do=blog&id=1078&_dsign=a457ec54
回复 lawandorder 2015-7-18 07:40 AM
mgzww999: 一直以为这只是个玩笑的玩笑,没想到还真是个玩笑的真玩笑。看来对真猪湾和湾里的猪和老鼠还真要象躲瘟疫一样躲着。那里有诉状的原文?请教老友一个问题,如果老 ...
几个月前这里的那场冲突揭示了思辨和相关知识方面伪君子。

[请教老友一个问题,如果老鼠起诉的人无法确定是iMan,iMan这个ID的使用者自然可以不理会。但是,如果那个被起诉的人真是iMan,iMan是否可以对这种神经病式的起诉置之不理呢?]  [还有,如果那个被点名起诉的人和iMan毫无关系,那个人应该怎么做呢?]

这两个问题,是起诉Iman 以及其他匿名被告诽谤案件中诉讼程序法和诽谤实质法最基本最重要的问题。 我暂时保留我的法律分析和解答,希望你能发挥和提高你 google 法律研究的能力 ,尽早找到答案。有几点提示:

第一。 法律对网络匿名参与和发言有很高的保护,保护主要的法律来源是第一修正案。因此,在确定网络匿名诽谤被告的真实姓名和身份程序上,法律的要求基本上是预审(pre-trial),也就是预先判定原告指控的诽谤陈述是否构成诽谤。

第二。 无论诉讼是否[神经病], 按照法律程序被揭穿的匿名被告应该知道不应付诉讼的法律后果。
回复 lawandorder 2015-7-4 12:20 AM
HEOT: 谢谢专业解答。由此还引起另一个问题,就让我们以原博文中的大壳头岳和iMan为例,若iMan既非加州居民又非美国公民,他因此(no minimum contacts)自信加州法院 ...
你的问题非常具体,但我将笼统和假设性回答以避免为你提供法律见解 ,无论你如何理解,请注意我的回答只是法律分析而不是法律见解 (区别:法律分析和法律见解)。

你假设的事实都是和personal jurisdiction 有关,按照我上次的介绍,如果原告在诉状中指控或编造事实支持personal jurisdiction, 那么法官将很有可能按照原告的指控或编造的事实(不知情)签发对你的缺席判决。 问题是,这样的缺席判决是否在加拿大的某法院得到认可,你需要了解加拿大省或联邦政府对这个问题的法律规定。假设,你在加拿大安省法院得到对纽约居民的缺席判决,按照纽约法律规定,如果安省法院对纽约居民没有personal jurisdiction,纽约法院将不承认该判决。 见CPLR 5304.  因为你必须在纽约法院把加拿大法院的判决变为纽约判决在纽约执行,因此纽约被告将在这个程序里对你编造的personal jurisdiction方面的事实提供法院,向法院个展示你在加拿大法院针对该问题的欺诈行为。但是有例外,也有一个catch-all 例外。见CPLR 5305.
回复 lawandorder 2015-7-3 11:43 PM
USB: 原告的the burden of proof不仅仅是要向法官证明为什么iman的陈述是诽谤,还要向法官证明为什么网上的iman是网下的某人。这通常需要两大步,第一步向网站要某篇 ...
加拿大是《海牙民事商务海外司法程序公约》的签署国, 见http://www.hcch.net/index_en.php?act=conventions.status&cid=17,美国联邦诉讼或州政府诉讼都可以启动该条约对在加拿大的被告送达诉状, 当然整个《海牙公约》程序非常严格和繁琐,如果在送件过程中有任何不按照公约规定的要求,送件将无效。另外,即使加拿大不是《海牙公约》的签署国,联邦诉讼条例也有针对外国人送件的明确规定, 见Rule 4(f)(2)。

你说的这个“加国安省的商业记录保护法案(其它许多省也有类似的法案)” 美国也有类似法律。见 Electronic Communications Privacy Act, 18 U.S.C. secs. 2702 et seq. (ECPA),https://www.law.cornell.edu/uscode/text/18/2701 具体内容你应该能研究明白。 主要的是除了法律规定的例外 (民事诉讼取证不是例外),任何一个向大众提供 电子通讯服务的服务商,比如Google, 不能提供任何用户的私人交流内容,违反这属于刑事犯罪,罚款和1-10年刑期。因此, 在民事诉讼上,向这样的服务商发传票是没用的,而且律师也会由此算为行为不轨(litigation misconduct), 法令也没有用,只有别的办法(在次暂时保留)。 见 Theofel v. Alwyn Farey-Jones, 359 F.3d 1066 (9th Cir. 2004) (a subpoena for email is not valid legal process under ECPA).
回复 HEOT 2015-6-23 03:28 AM
lawandorder: 很有意义的诉讼程序问题。

1。” no personal jurisdiction是否仅由辩方律师提出?“ 必须是,否则法院将视为放弃 (waived).  见CPLR 3211(e); 见Federal Rule ...
谢谢专业解答。由此还引起另一个问题,就让我们以原博文中的大壳头岳和iMan为例,若iMan既非加州居民又非美国公民,他因此(no minimum contacts)自信加州法院对他没有personal jurisdiction而对其发出的的summons干脆置之不理(既不quash service of summons,也不answer/motion to dismiss),除了法庭可能进入default judgement外还可能面临什么后果?法院如果判大壳头岳胜诉,但iMan对判决仍然不予理会,大壳头岳/法院可以采取什么措施?
回复 USB 2015-6-23 01:09 AM
lawandorder: 博主的讽刺小品还体现出一个证据法上的问题,即,证明负担问题 - the burden of proof。是诽谤诉讼原告向法官证明为什么iman的陈述是诽谤,而不是iman向法院证明 ...
原告的the burden of proof不仅仅是要向法官证明为什么iman的陈述是诽谤,还要向法官证明为什么网上的iman是网下的某人。这通常需要两大步,第一步向网站要某篇所谓诽谤文章的IP,第二步是用这个IP去跟ISP公司要这个IP对应的计算机。目前,原告第一步就没能做到。他已经向一些网站发了传票要怀疑对象的IP,Email 等信息。但无一网站理他。
据说iman的那个ISP在加拿大。

“首先,加美之间没有有关司法合作的双边协议。其次,加国不是相关海牙公约的签约国。这就是说只有加国的法院给加国的公司和个人发的取证传票才有效。这对岳讼棍来说,是多了道坎,但还不是the End of the World。

真正让岳讼棍寡妇死儿子的是加国安省的商业记录保护法案(其它许多省也有类似的法案)。这个法案就是当年因为美国纽约地区法院给加国某公司发传票要它披露商业记录在民庭作证被加国法院拒绝后制定的。更绝的是,这个法案还有这样的条款,按美国传票要求自愿向美国民事法庭披露本国商业记录的个人或公司将会受到法律制裁包括最高一年徒刑的严惩。”

可见,案子很可能立不了。进不到是否诽谤的实质性辩论阶段,原告就被法院踢出去了。从这个意义上讲,原告也没有 the burden of proof - 向法官证明为什么iman的陈述是诽谤。他连没这机会都争取不到。
回复 USB 2015-6-23 01:01 AM
lawandorder: 假设被告居住在纽约州 (我没有宾州律师执照), 是纽约州的居民,而且加州对纽约被告没有管辖权,那么原告就只有在纽约州被告所居住的county 法院起诉。 根据常 ...
谢谢迅速明确专业给力的解答!
回复 lawandorder 2015-6-22 11:14 PM
博主的讽刺小品还体现出一个证据法上的问题,即,证明负担问题 - the burden of proof。是诽谤诉讼原告向法官证明为什么iman的陈述是诽谤,而不是iman向法院证明陈述不是诽谤。
回复 lawandorder 2015-6-22 11:10 PM
USB: 专业给力。岳没有CASE,更不可能赢,意淫自慰一下,徒增笑耳。

问一个理论问题:

假设被告在滨州,以加州对此案没管辖权辩护而撤销了案子。那么原告可以去滨州 ...
假设被告居住在纽约州 (我没有宾州律师执照), 是纽约州的居民,而且加州对纽约被告没有管辖权,那么原告就只有在纽约州被告所居住的county 法院起诉。 根据常识推断是错误的,因为必须要根据法律推断。根据法律推断,加州原告必须在纽约起诉,不存在personal jurisdiction 的问题,也没有 subject matter jurisdiction 问题,因此,只要在诉讼期一年之内起诉,诉讼就不会因为管辖权问题而被取消。
回复 lawandorder 2015-6-22 11:04 PM
HEOT: 请教,no personal jurisdiction是否仅由辩方律师提出?法院在收到诉状时是否要review一下对被告的personal jurisdiction和对案件的subject matter jurisdiction ...
很有意义的诉讼程序问题。

1。” no personal jurisdiction是否仅由辩方律师提出?“ 必须是,否则法院将视为放弃 (waived).  见CPLR 3211(e); 见Federal Rules of Civil Procedure 12(h)。

2。 "法院在收到诉状时是否要review一下对被告的personal jurisdiction和对案件的subject matter jurisdiction?" 这个问题有一个严重的时间程序问题。一般来说法官不会无缘无故地来review 任何一个诉状,而是和诉讼方的程序动作有关系,比如,被告请求取消诉状,原告请求书面判决或缺席判决等,法官才会有机会审读诉状。  法官在把关管辖权问题主要是依赖原告在诉状中的指控为准,如果法官想独立研究是否有管辖权,这个动作在诉讼程序上叫sua sponte。  具体来说,针对personal jurisdiction, 法院没有责任review 或把关,如果不在诉状回答(answer) 中提出,就视为放弃,也就视为法院对该被告有 personal jurisdiction.  针对subject matter jurisdiction, 联邦法院的案例法规定法院有责任 (independent obligation) review 或者把关。见 Joseph v. Leavitt, 465 F.3d 87, 89 (2d Cir. 2006) (“[W]e have an independent obligation to consider the presence or absence of subject matter jurisdiction sua sponte.”).  纽约的案例法规定法院有权利(power) 并没有明确要求法院这样做。见 U.S. Bank, N.A. v. Emmanuel, 83 A.D.3d 1047, 1048 (2d Dep't 2011) ("A court's power to dismiss a complaint, sua sponte, is to be used sparingly and only when extraordinary circumstances exist to warrant dismissal.")  Extraordinary circumstances 包括没有 subject matter jurisdiction. 这主要是 subject matter jurisdiction 是不能放弃 (waive) 的,没有subject matter jurisdiction 的判决在法律上视为无效的(void), 不服的一方可以在任何时间 (无论诉讼结束时间长短)来攻击这个最终判决。
回复 USB 2015-6-22 07:53 PM
lawandorder: 博主有很高的讽刺和幽默水平    。有几个看法:

第一,讽刺小品几个地方展示出博主一定有法律功底,但更像中国庭审程序,和现实美国(联邦法)或某个洲的 ...
专业给力。岳没有CASE,更不可能赢,意淫自慰一下,徒增笑耳。

问一个理论问题:

假设被告在滨州,以加州对此案没管辖权辩护而撤销了案子。那么原告可以去滨州法院起诉被告吗?根据常识推断,这必须也没用。否则,被告以没有管辖权作辩护,只不过是改变一下原告的起诉地点而已。
回复 HEOT 2015-6-22 02:30 AM
lawandorder: 博主有很高的讽刺和幽默水平    。有几个看法:

第一,讽刺小品几个地方展示出博主一定有法律功底,但更像中国庭审程序,和现实美国(联邦法)或某个洲的 ...
请教,no personal jurisdiction是否仅由辩方律师提出?法院在收到诉状时是否要review一下对被告的personal jurisdiction和对案件的subject matter jurisdiction?谢谢。
回复 TFollowerII 2015-6-18 09:09 PM
lawandorder: 博主有很高的讽刺和幽默水平    。有几个看法:

第一,讽刺小品几个地方展示出博主一定有法律功底,但更像中国庭审程序,和现实美国(联邦法)或某个洲的 ...
受教。
回复 lawandorder 2015-6-14 10:56 PM
修改了昨天的评论。
回复 lawandorder 2015-6-13 09:48 PM
博主有很高的讽刺和幽默水平    。有几个看法:

第一,讽刺小品几个地方展示出博主一定有法律功底,但更像中国庭审程序,和现实美国(联邦法)或某个洲的庭审程序有些出入。(如果有兴趣我们可以交流。)

第二,博主在讽刺小品中为iman 运用的辩护理论是 [事实], 或者再专业一点说应该是 [真实] 。真实 (truth) 或主要成分真实 (substantial truth) 是诽谤陈述的绝对性辩护 (affirmative defense)。另外,还有很基本的“观点” 辩护。 假设iman 确实有如此 ”骂,“ 在我看来更是iman 的观点或他的主观评论, 一般来说(当然要看这些话出现的上下文), 按照美国最高法院和纽约州最高法院先例 不构成诽谤陈述。这是诽谤法很普遍的基本常识。见 Milkovich v. Lorain Journal Co.  497 U.S. 1 (1990) (statements that are not ”provable as false“ and statements that ”cannot be reasonably [be] interpreted as stating actual facts“).  不构成诽谤陈述的观点陈述分成两类, 纯粹性观点陈述和混合性观点。混合性观点和纯粹性观点不同点,主要是说话人在陈述自己观点时暗示或者听者能够合理理解为说话人有自己知道但没有泄露的事实 (undisclosed facts).  见David v. Boeheim, 24 N.Y.3d 262 (2014).  

第三,在这两个实质性辩护理论之前,还有管辖权(加州BC法院是否对iman 有管辖权)(personal jurisdiction) 以及起诉地点 (venue)的程序问题。如果iman 不住在加州,再如果 iman 和加州的接触 (contact) 只是局限于上网评论而没有其他和加州的接触 (比如在加州有房产,或在加州有固定的商业活动或在网上向加州做广告经营商业等活动并得到一定的收入),那么就可以辩论加州法院没有管辖权,不能满足所谓的 minimum contact 要求。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小黑屋|Archiver|彼岸网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4 Comsenz Inc.
GMT-4, 2017-4-30 07:03 AM , Processed in 0.066183 second(s), 19 queries.

返回顶部